导航菜单
首页 » 财经国家周刊 » 正文

busy-二战盟军轰炸下的德国,“就像是中世纪油画中的地狱之火”

当初希特勒把战火烧向别国,现在尝到苦果了:在盟军的打击下焦头烂额。战火烧到了德国本土,德国的平民遭殃了……首先是大规模的轰炸。“就像是中世纪油画中的地狱之火.”乌尔苏拉冯卡多夫,一位日记作家,在描述一次盟军空袭之后无情地吞噬着的柏林的熊熊烈火时这样写道,“大火整夜燃烧。淹没了空气中所有的呻吟与哀嚎”,这是不来梅歌剧院的一位芭蕾舞女演员对当年她所居住的城市遭轰炸时的情景的记忆。关于发生在汉堡的另外一场空袭,该市的警察局长只用了一个简短的句子来概括“没有人能够想像得出当时的场面有多幺恐怖。”

但是这种无法想像的恐怖场面对于正在遭受有史以来最具摧毁性的空袭的德国百姓来说却是司空见惯的。在盟军投下的100多万吨炸弹中,只有12%左右击中了军工产业.至少有半数落在了居民区。360万座住宅被毁。100多万人丧生或严重受伤,750万人无家可归:这些字还只是估计数字。由于德国的busy-二战盟军轰炸下的德国,“就像是中世纪油画中的地狱之火”统计档案在战争的最后一年几乎完全被毁.所以当时准确的伤亡数字巳无从得知。

busy-二战盟军轰炸下的德国,“就像是中世纪油画中的地狱之火”

一名老妇人正在死人堆旁寻找自己失散的亲人,她目光呆板地瞪视着眼前的—切,一脸的死寂与绝望。

儿童的快乐天性并没有因为灾难而磨灭,图中几个科隆孩子正利用一根从倒塌的建筑物上跌落下来的横梁玩滑滑梯的游戏。

由于缺少电和煤气, 柏林的妇女在街边用煤炉烧饭:生活的艰辛使得邻里之间变得格外亲密 “生活是很可怕 而且我如道我下面要说的话也许听起来恨蠢,’—位居民后来坦言,“但是人们从来也没有像那时那样的亲切和友善”。

“我们还活着,”一位年青妇女在她被炸毁的家的残墙上写道 希望能够籍此找到与她失散

的亲人。

身边环绕着她的所有家当,一位老妇坐在汉堡郊外阿尔托约的一busy-二战盟军轰炸下的德国,“就像是中世纪油画中的地狱之火”尊雕像下面吃她少得可怜的—点食物。1943年busy-二战盟军轰炸下的德国,“就像是中世纪油画中的地狱之火”,在连续10天的空袭之后,150万汉堡市民中有2/3逃离了这座城市。

从汉堡逃出来的一家人用一辆木板车拉着他们仅有的一些物品。一名生活在邻近一个小镇的妇女后来回忆道,即使是用食物和水也无法让这些精神上饱受创伤的人们停下脚步:“他们一心只想着逃得远些,再远些。”

1944年2月busy-二战盟军轰炸下的德国,“就像是中世纪油画中的地狱之火”的空袭过后北京印刷学院,柏林的—座体育馆的地板上摆满了死难者的尸体.周围摆放的圣诞树在此时busy-二战盟军轰炸下的德国,“就像是中世纪油画中的地狱之火”此刻显得格外刺目。

二维码